124.jpg 

故事簡介:

莎拉為了救罹患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女兒凱特,利用醫學科技生下與凱特有完美基因配型的安娜。十三年來,安娜不斷地供應凱特血液、白血球、骨髓、幹細胞,現在輪到了她的腎臟。無法忍受再被當成藥糧的安娜決定反擊她的父母,控告父母奪走她的身體使用權。



如果你是莎拉,你有一個瀕臨死亡的女兒,只有另一個女兒可以救她,妳會怎麼辦?



如果你是傑西,你的家人幾乎是為你的妹妹而忙碌,似乎世界只為她打轉,只有你對她的病無能為力,你會有什麼感覺?



如果你是安娜,只有你可以救你的姊姊,但你必須失去你身體的部分器官或細胞、受盡痛苦,你會怎麼選擇?



如果你是布萊恩,你明白家裡似乎有些部分要將瓦解,一個女兒為了捍衛自己而提出告訴,你明白不管官司輸或贏,你都會失去一個女兒或是失去更多,你會怎麼辦?



如果你是凱特,從小就因為患病而受盡各種痛苦的治療,無法像一般的健康女孩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甚至你必須仰賴你的妹妹捐贈她的身體器官或細胞,你會捨棄一切的治療?或是繼續仰賴你妹妹的捐贈而存活下來?



這本書存在各種兩難的情境,沒有絕對的〝正確答案〞,你不知道你該怎麼做才是〝完美〞的。



作者以每個角色為第一人稱來敘述,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寫法,而且故事用很新穎的題材是最吸引我的,不過該說翻譯的問題還是太多美式的幽默,這本書花了我不少時間閱讀,有些部分有點不順,不過最後我還是看完了,也不爭氣地被最後感動到...。



因為每個角色都有能為自己說話的機會,你可以知道他們的想法,或是感受著連他們不知所措的地方。
我覺得讓我很心痛的是,當父母只注意生病的凱特以及作為藥糧的安娜,卻忽略他們唯一的兒子傑西,所以傑西作盡令父母放棄的事(或者他認為父母根本不在意),他並不是不愛他的家人,不然他不會為了凱特而提供他的血小板(而且還被莎拉懷疑他捐血所殘留在皮膚上的瘀青是注射毒品導致),或許他只是希望父母能更注意他、愛他。



安娜以為他唯一誕生的目的就是救他的姊姊,而他的父母也的確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計畫生他,他失去了自我,即便如此,他還是愛他的姊姊,想要救他。提出告訴只是因為...被凱特說服。


凱特受夠一切的折磨,他不要安娜再救他,或許他希望安娜能代替他活下來,如果安娜捐了她的腎,可是凱特還是離開了,那麼安娜何必受這種苦?
當安娜被凱特說服,說出他不想捐腎,凱特告訴安娜....『謝謝』,這一句話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而說的呢?


最後法官的判決是,安娜的「醫療決定權」不屬於他的父母,而是屬於他自己的。
好不容易得到的判決,可是安娜卻在一場車禍離開,由她的律師代表將安娜的器官捐贈出去,包括她的腎捐給了她的姊姊,所以,凱特活下來了。


為什麼結局這麼地....老套卻又讓人難過呢?
所以安娜終究只是為了奉獻給這個家庭而出生的嗎?~明知道應該不是只有這樣,卻讓我不得不這麼想。

創作者介紹

私の前世は日本人かもんー

a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