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提出離職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反而開始猶豫不決...。
「這樣真的好嗎?」
「離職後的我該怎麼辦?下一個工作會很順利找到嗎?」

當負責人及園長對我歇斯底里或提出很突然的決定等等,很快就有一股〝我不想做了〞的念頭,而當下真的覺得現在這間園所並非長久之地。
若要提出目前這間園所有多少缺點、有多少讓我離開的理由,我想真的有很多很多。
我當然不知道下一個工作在哪裡,是否真的會順利呢?

我想往教學方面走,然而我知道我會面對的困境會更多,比如家長的應對方式、孩子的問題處理等等。
但若又持續待在行政,我面對的只有電腦和一堆的文件...。

明明心裡有多麼渴望教學,但為什麼我的心還是那麼不安呢?
明明只要再找下一個工作,為什麼我的心又開始搖擺不定呢?
我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不知道在顧慮些什麼~"~

今天負責人挽留我,但是他的觀點很怪。
他希望我繼續留住,還說可以讓我以漸進的方式進入教學,並一邊做行政。
「那麼我覺得我像個實習生,一邊做行政、一邊又教學,我希望全職投入教學」
負責人又提到教學的老師可以輪流做行政,且互相幫忙。
「嗯...不過我覺得像教學的老師如果請假或需要幫忙,行政都必須去協助,那麼行政如果請假呢?教學老師有可能丟下孩子而幫忙行政嗎?我覺得行政其實說真的是蠻雜的。我從實習結束之後就沒有再教學,我好想再往教學走....」
雖然負責人努力想說服我,但是他的論點真的很怪,而且講得模稜兩可,會讓我覺得下學期怎麼樣都是個未知數,那麼又何必給我〝有可能教學〞的希望呢?
說明白一點,他就是希望我做行政,用教學的可能性來挽留我只是個誘因。
我說:「我覺得下學期我可能還會繼續做行政下去,所以我才會想離開。」
負責人問我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因為現在的老師其實都飽和,就算孩子再增加,我們大、中、小班各有兩班,孩子增加也會平均分配給各班,而如果硬要拆一班給我,已習慣該班的老師的孩子會不適應,家長也一定會反彈,為孩子和家長著想,我覺得不可能特地拆一班給我。」
負責人自己也同意我的說法,但他又不知道怎麼說服我了。

老實說,我並不討厭行政。
但是這一個工作環境沒有原則可循,園方的計劃一直在變動,原則也一直在變動。
彷彿是一顆不定時炸彈啊!

瞧!我可以列出這麼多讓我別再待的理由,那麼我到底在不安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私の前世は日本人かもんー

a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hepaul
  • 從這篇的內容和妳之前跟我講過的東西,我也真的覺得負責人只是想用教<br />
    學來誘妳繼續做行政,因為妳突然離職,他一時找不到人來接一定也非常<br />
    頭痛,能拖妳一天算一天。我有這種感覺啦...<br />
    <br />
    撇開負責人的不負責承諾,我以一個尚未出社會的人來跟妳分享我的想<br />
    法。如果這邊就像妳說的那樣,也沒辦法看到之後的遠景,那真的辭掉換<br />
    一家比較乾脆,下一個工作不一定比較順利,或者去教學反而讓妳更厭<br />
    煩,至少妳學到了一次經驗,以後在做抉擇時就不會像現在那麼不安和猶<br />
    豫了吧。<br />
    <br />
    我不清楚幼稚園老師的缺好不好找啦,不過我相信也總會找到的。妳花了<br />
    那麼多時間在想要不要辭職的問題,相信也跟很多人討論過了,如果妳認<br />
    為妳的確是理性地思考過後,覺得該這樣做的話,那就去做吧!沒什麼好<br />
    猶豫的。人們對「改變」多少都帶有恐懼或不安,畢竟充滿不確定性的未<br />
    來總會讓人覺得不踏實、不放心,但既然理性地認為不能再待下去,那辭<br />
    掉後再怎樣也不會更糟吧。少了收入的確是個問題,不過妳目前的經濟壓<br />
    力應該還好吧 ~.~a<br />
    <br />
    其實落落長一大段,我也不知道重點在哪,完全就是我的風格啊~~ (遮<br />
    嘴笑)<br />
    不管怎樣啦,吸筆加油!!最好是來新竹教,那些竹科好野人都很捨得花<br />
    大錢讓小孩去上超貴的幼稚園,妳賺一賺他們的錢再請我去吃十一街,妳<br />
    出錢我出力,大家都happy!<br />
    <br />
    Cheer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