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aomi.jpg

這一次,東野是以性別為主題的故事,內容十分錯綜複雜。

故事中,到底兇手是誰根本不重要,因為主軸是性別的議題。

 

中尾:母親雖生理上是女性,但內心是男人;能看穿人的本質,不管是女扮男裝的、男扮女裝、變性人....。

美月:生理是女性,但自稱內心是男人。(不過中尾稱他是灰色地帶,內心一半是男生、一半是女生)

香里:生理是女性,但內心是男人,後來經過變性手術改變,並且與人互換戶籍身份生活。

立石:生理是男性,但內心是女人,與香里交換戶籍。

陸美:所謂陰陽人,具男女的器官,不打算經過手術改變成〝完整〞的男性或女性。

 

故事中的許多角色為性別而苦,我們原本認為的〝兩性〞已不存在,世界上不再只是只有〝女生〞或〝男生〞。

 

我在工作時曾有這番討論,原本政府推動「兩性教育」,不過現今已經改成「性別教育」了,然而即使是推動性別教育,但要我們跳脫用性別看事情,還是非常困難的。又如我在幼稚園曾問小朋友「男生可不可以穿裙子?」「女生可不可以穿褲子?」,孩子給我的答案,是我覺得就算是大人也會有的刻版印象。

 

可是,當我在閱讀這本書時卻有不一樣的衝擊,這並不只是「男生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女生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應該說,我們根本無法嚴格的如此歸類「你是男生或女生」。

即使生理內心皆是男生,但內心也有一部分女生;反之,女生亦是如此。

 

陸美說他不打算將自己的身體變成哪一方,即使是擁有這樣身體,他認為這就是他自己,他認為自己是女生就是女生,並忠實於自己。然而這樣說是代表他經歷了不少痛苦,在各種煩惱焦躁中找尋答案。

 

因為我是生理心理都是女生,所以我也真的無法理解故事中那些為性別而苦的人物心情,不過,〝金童劇團〞的其中一段簡介說:「我們該背什麼樣顏色的書包?」,只是短短一句話,簡單易懂地說出他們的無奈、辛酸、痛苦心聲。(台灣人或許不太能了解這句話的意思,不過在日本,小學男生都是背黑色書包、女生是包紅色書包,所以女生背黑色書包必定被人用異樣眼光看待。)

 

有一次老媽看電視新聞報導有個男生在捷運穿女穿的新聞後,指稱為「變態」,我對這樣的稱呼不禁皺眉,但我想這是大部分對於有這樣行為的人所下的罪名。如書中人物說「〝性別認同障礙〞這種疾病根本不存在,應該治療的是試圖排除弱勢族群的社會。」不就是如此嗎?政府推動「性別教育」,但他們到底有沒有真的了解要推動的是什麼?

 

先前在書店看到一本書「我是男校畢業的女生」,樁姬彩菜以自身真實故事描述,若對此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看看。

a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會鑽
  • 妳看的書都是日文原文書嗎~~
    太厲害的吧...
  • 呵呵,怎麼可能啊~
    我當然是看中文版啊~你太高估我了!

    ainori 於 2010/03/08 2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