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4年開始考公幼,但我一直沒有認真在考試,94年考中區、95年考新竹、96年~97年考中區、、98年考嘉義、99年考彰化...,一直到去年我才開始認真看書,組讀書會、理解了一些理論,然後認真跑全省各地。

 

 

去年跑了台北、新北、桃園、台東、台南的正式缺,代理考了台北、鹿港跟嘉義,最後落腳在嘉義。

今年跑了台北、新北、桃園、台南、彰化,然後因為運氣而進入台北跟彰化教保的複試,然後狠狠的被刷下來。

 

 

慘的是,今年我才了解~原來所謂的試教跟口試是這麼一回事。

原來我試教的方式,不是試教委員想要看的,他們覺得跟小朋友討論是件很無聊的事,他們覺得那種平時不是與孩子互動的試教方式才是真正的教學。

試教,就是做一場戲。

今年老天爺讓我進入複試後,又把我拉下來,是想讓我體驗這種事嗎?

 

 

或許考試就該低調,我一直都認為默默地去考,就算沒考上也不會丟臉,至少知道的人不多。

今年我想我太高調了,大家都知道我在考試,也知道我一一落榜,所以就算想安慰也只能說那些陳腔爛調的安慰話,這更使我難堪。

我謝謝很多人支持我、幫助我,告訴我應該怎麼去做,我做了~卻也不受委員青睞。

 

 

有人叫我別氣餒、有人說考試比的也是站起來的速度,那我真想知道,那些經歷過這樣的歷程的人,會因為一句不氣餒、不要放棄就立刻站起來嗎?

我啊~真的好想就這麼放棄了。

 

a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