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的小門旁有個小花圃,雖稱它為小花圃是過於美化了。

在小花圃旁,司機大哥用木板去圍了起來,為了防止小孩去踩踏,結果這個柵欄就被班上小承給弄壞了。

就那麼剛好,在那上方有監視器,因此學校把監視器調出來讓老師指認,一看就知道是我們班小孩。

 

昨天很委婉跟家人提起,並希望藉機教育孩子,也讓孩子知道要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

當下媽媽也說是該教育他,也請爸爸立刻將它修理好。

 

今天我看到阿姨來接,我就知道阿姨要來說話了。(平常是阿姨在照顧這小孩)

可見他們回家有討論這麼一件事,阿姨說一句「有這麼嚴重嗎?」

當然我們還是很委婉跟阿姨解釋說明,並且也表示當時是小承自己玩一玩弄倒,阿姨說小承推說還有一位小孩跟他一起,巧克力老師就說他看到監視器是真的小承弄倒的..........

 

現在我想說的是,你說:「有這麼嚴重嗎?」

好,由我來告訴你〝嚴重〞在哪裡!

第一,嚴重在當小承用力搖晃柵欄時,小承的媽媽站在一旁看著他破壞,並且還在一旁幫他照相。

第二,嚴重在當請小孩老實承認時,他還不願意來找老師,是老師找他講話時,他才自己說出來,並且還推說另一位小孩也有。

第三,嚴重在父母不把這當做一回事,覺得他們修理好就好了。孩子完全不用負責,自然有〝大人〞幫他善後。

你說嚴重嗎?你真的不覺得嚴重嗎?你們家庭教育失敗到讓孩子來學校破壞卻在一旁旁觀這一切,然後責怪老師嗎?

a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