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得知HY初來台灣開唱,一直是非常期待,雖然一邊面對準備考試,也不忘買這場票來犒賞自己的努力,就在自己實現了最大的夢想之後,卻因新工作的關係而無法前往參與時,我很難過的退了票,而且以為再也沒機會在台灣看到他們了。


沒想到.....他們二度來台了!
當消息一公開,我一直在留意他們的售票訊息,並且也開心地買到今年的票,不斷的祈求今年一定要順利可以參與,在沒有任何的阻礙之下,我終於、終於、終於....在開始聽他們的音樂之後的今日,見到了生人。


HY一出場就從後方進來,衝進人群、經過我的眼前帶出了驚喜,舞台的背景是一片沖澠的海,主唱HIDE穿著扶桑花襯衫,以歌曲『夏だ!!! パーティー』開場,彷彿我們就還處在夏天的沖澠,參與一場夏天的盛會。


受到音樂的感染及成員帶動起的歡樂氣氛,我跟著開心的舞動,但是當『AM11:00』的音樂開始,我的內心澎湃不已,聽了10年的歌是再也熟悉不過,可是這首歌就在我的眼前演唱著,我眼眶開始泛淚,甚至奪眶而出.....,我聽了許多場演場會,但是很少、很少因一首接著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演唱時,如此淚流不止的狀態,或許旁人覺得這人真是奇怪,為什麼一直擦拭眼淚,但我實在無法控制心中的感動。

當燈光一暗,小泉坐在高椅上,向我們傾訴朋友過世的事情(怕自己聽錯,查詢了相關事情,找到這一段訪問,內文說到『愛しあって許しあって』はジャーナリストの後藤健二さんに対しての歌。後藤さんは以前合宿所にも会いに来てくれたり、一緒に飲みに行ってお話をさせていただいたりもして。ちょうど2月の『LOVER』のツアー中にあのニュースを聞いた時は、メンバー同士でさえもそのことについて語り合えないくらいそれぞれがシビアな状態の中でライヴをしてて。残念ながら亡くなられてしまった。その時に自分の中で後藤さんがずっとやってきたことに対してすごく考える時期があったんですね。,她以溫柔地嗓音藉以表達我們是否有向周遭的朋友及家人傳達感謝或道歉之意,或許他們明天就不在了,想見也見不到面,希望我們可以不要留有遺憾。小泉緩緩吐出的話語及歌曲 『愛しあって許しあって』 觸動了我的心,原本止住的淚水又再次溢出...。

氣氛從感性以循序漸進的感覺慢慢再帶往歡樂,插入了一段有趣的小短劇。

影片中是由成員SHUN、SHINSUKE扮成的オネエ(有記錯請指正),正討論要如何獵男,這時HIDE說要去找傳說中的怪物,如果將怪物賣給電視台一定可以賺到錢,オネエ們也期待怪物是個強壯的猛男,就這樣帶著不同心思的人一起到海邊,這時影片播放到此,他們從舞台出現了,オネエ們跟HIDE在海邊看到了傳說中的怪物原來是由小泉扮演的人魚,名叫做「日村」【因為搞笑藝人バナナマン的其中一員也叫〝日村〞(笑)】

「バナナマン」的圖片搜尋結果

HIDE跟日村人魚說,雖然一開始很想將怪物賣給電視台賺錢,但是覺得應該可以跟日村變成好朋友,所以他們決定不要這麼做了。

於是,五人在海邊很開心的戲耍,當只剩HIDE跟日村兩人時,日村說他有一個夢想,就是成為人類,HIDE由腳往上注視著日村,現場一陣發笑,HIDE問要怎麼成為人類,日村回答:「真愛」,HIDE又問:「如果成為人類,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麼?」日村立即回:「KISS,應該說~除了KISS什麼都不要!」(爆笑)

他們認為一定有除了KISS以外還有其他方法,大家邀請歌迷們一起開心的唱跳『いつまでたっても女の子』,就在一轉眼,日村人魚身上的魚身衣漸漸卸下,變成了人類,日村人魚說「一定是因為跟大家在一起很開心的關係」→得到真心的愛?

當又只剩兩人的時候,HIDE說跟日村相處很開心,當兩人愈來愈近,感覺就快要正面相吻,在那一瞬間,日村親了HIDE的臉頰。

正還沉醉於小短劇中的時候,HIDE突然下了舞台找歌迷,跑到了我的面前伸出手說:「這女孩比日村還要可愛,請問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腦中一片空白,一度懷疑他是在對我說話嗎?
HIDE又問:「你是台灣人嗎?」我傻愣點頭,看著他伸出的手,帶著不敢相信的心情將手搭上他的手,於是他牽著我的手跑到了後幕。

到了後幕,工作人員跟我說:「謝謝你的配合。」我只能向HIDE鞠躬點頭,HIDE對我說「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但我還是一句話也沒說,應該說事情發生的太快、太過於驚喜而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我應該要說些什麼的啊!!!!」我沒有好好把握機會,只能在事後不斷地後悔。
就這樣走出了黑幕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看到螢幕上寫著「完」字,做為短劇的結束。

從小短劇到結束,我開心地樂在其中,開心地隨著HY帶動的舞蹈舞動,但腦中不斷重覆剛剛的驚喜,彷彿一切都是夢,期許它不要讓我清醒過來。

HY的演唱會與歌迷之間有著積極的互動,在『my friend』的歌曲中,歌詞裡其中一段「いつでもどこでも そばに 君が いてくれるから」 ,將〝君〞改成成員及現場的歌迷名字,在場選了兩位歌迷,被選中的第一位男性一開始還想要躲起來,當所有人對著他唱完後,HIDE請他說一句話,他愣住說不出話來(OS:我懂你的心情啊!!)HIDE甚至在舞台上對他打暗號:「謝謝、謝謝」(爆笑)


現場的歌迷中,台灣人與日本人的人數約各佔一半,小泉說:「原本很猶豫到底要說日文呢?還是說中文?結果說日文反而大家比較聽得懂,真的是很幸運呢!」(笑)
可以感受到他們很努力想說台語及中文,他們的用心讓身為台灣人的我覺得很感動!
的確,會接觸日本音樂的歌迷,有許多人為了親近藝人們,是多少會一些日文,然而,能夠站在這裡聽到HY的現場,幸運的明明就是我們。

聽到安可曲「366日」,我又感動地落淚,這場演唱會讓我的內心洗了三溫暖!
我好想、好想親自告訴HY,謝謝你們再來台灣,小短劇的幸運彷彿是獎勵我去年考上的禮物,彌補我去年無法參加的遺憾。



創作者介紹

私の前世は日本人かもんー

a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